長安西路被偷拆案的屋主張先生之聲明

我是長安西路被偷拆案的屋主張先生。 關於這兩天”起底”我是仲介這件事,我說明如下: 一、我從來沒有隱瞞我是仲介,早在3月7日,公共電視-“有話好說” 節目上,就談過我曾經是仲介這件事了!我不知道到現在3月底了,都過了20天了,還有人刻意用”起底”我是仲介這件事有什麼居心?! 是為了要模糊焦點嗎?! 模糊建商偷拆倒我的房子,市政府強拆光我的房子,連我的東西都不讓我搬,模糊這些事實嗎?! 二、民國93年我開始在仲介公司上班,因為離上班地點近,所以就近租了長安西路這房子。 民國95年屋主想賣房,我因為習慣這邊的環境,就買了下來繼續住。(有權狀可以證明) 民國99年欣偉傑建設才來談都更。 我怎麼可能在民國95年買房的時候就未卜先知99年時會有建商來談都更!!! 到民國106年3月3日,房子被拆倒當天,我都還住在房子裡面。 Advertisements

對錯誤都更負起政治責任! 柯市府應治任內都更案「先拆後奏」流行病

2016.6.6 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新聞稿 今(2016)年六月二日,纏訟多年的永春都更案行政訴訟確認北市府一審敗訴。而今日森業營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森業公司)卻持六月二日北市府所發出的新聞稿,認定行政處分雖已受法院判決違法,仍為有效處分,故拆除執照同樣有效,而對永春都更單元內房屋進行拆除。產生「計畫案違法,拆除有效」的荒謬結果。 自2012年以來,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即承租同棟一樓,作為辦公室使用。森業公司面對集合式住宅結構的互連影響,視若無睹,仍強行拆除。聲稱拆除的僅是二三四樓,並非承租者都更受害者聯盟辦公室一樓。此外,森業公司法務還欲教唆警方,將聯盟理事長彭龍三依入侵住居罪的現行犯逮捕。無疑是做賊喊抓賊、乞丐趕廟公。 觀諸森業公司過往逼遷歷史,不少目前無奈簽下都市更新「同意書」的同意住戶,正是歷經此種邊拆邊協談的過程,製造毀壞居住環境之「既成事實」,進而達到逼遷、同意參與的效果。在2014年柯文哲市長競選台北市市長時期,曾簽署巢運的五大訴求承諾書,內容第一項即為「居住人權入憲,終結強拆迫遷」。如今,自汀洲路都更案至永春都更案,柯文哲市長任內對於盜拆行為,顯然毫無治方。 柯文哲曾簽署之巢運承諾書 (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拆除行為停止後,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之回應,竟以森業公司所拆除者為同意戶之房屋,完全無視行政法院一審判決─永春都更案都市更新事業計畫行政處分違法之事實。再現苗栗大埔前縣長劉政鴻2013年行政凌駕司法之強拆模式,也延續了台北市政府自柯文哲市長當選以來,不肖建商委託盜拆屋,而台北市政府置若罔聞的治理風格。 縱使承認行政處分於行政訴訟定讞前仍為有效處分,作為一個守法的機關本應負起政治責任,自行停止執行。但今日北市府面臨拆除的不作為,及事後的回應,無異將高等行政法院視如花瓶,判決當成廢紙。 我們在此嚴正聲明: •台北市政府與森業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應正視都市更新制度問題與司法判決結果,尊重高等行政法院對於行政處分違法的認定,立即停止永春都更案之施行。  

2014.9.15 審議委員會會後新聞稿【北市府都更審議 淪郝龍斌私人圖章】

長期爭訟、爭議頻仍的永春警眷舍都更案(案名「變更(第二次)臺北市信義區永吉段四小段44地號等26筆土地都市更新事業計畫及變更都市更新權利變換計畫」),今(15)日於台北市政府都市更新及爭議處理審議會第175次舉行審議,草率通過。

從一開始就歪了的文林苑協商平台─假協商、真脅迫

協商平台從一開始的自我定位,充其量只是行政指導行為。其特性是「對任何人皆無法律拘束力」。而文林苑都更案為北市政府的行政計畫,欲達成都更的目的,進行三方協商便屬「無任何法律拘束力」的行政指導,用一種沒有法律拘束力的方式協商,協商破局後,還要推論一切都是受害民眾的錯,往後只能解決核定前爭議,早知如此,何必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