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西路被偷拆案的屋主張先生之聲明

我是長安西路被偷拆案的屋主張先生。 關於這兩天”起底”我是仲介這件事,我說明如下: 一、我從來沒有隱瞞我是仲介,早在3月7日,公共電視-“有話好說” 節目上,就談過我曾經是仲介這件事了!我不知道到現在3月底了,都過了20天了,還有人刻意用”起底”我是仲介這件事有什麼居心?! 是為了要模糊焦點嗎?! 模糊建商偷拆倒我的房子,市政府強拆光我的房子,連我的東西都不讓我搬,模糊這些事實嗎?! 二、民國93年我開始在仲介公司上班,因為離上班地點近,所以就近租了長安西路這房子。 民國95年屋主想賣房,我因為習慣這邊的環境,就買了下來繼續住。(有權狀可以證明) 民國99年欣偉傑建設才來談都更。 我怎麼可能在民國95年買房的時候就未卜先知99年時會有建商來談都更!!! 到民國106年3月3日,房子被拆倒當天,我都還住在房子裡面。

2017-03-09立法院「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公聽會-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意見

  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公聽會-意見/ by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 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剛才聽了很多專家、學者的意見,但基於本團體的特性,我還是要用我們親身接觸社區的觀念去看。我們已經有都市更新條例,而都市更新條例有一個很大的重點,就是大放容積獎勵,可是我們看到現在的都更好像進行得不很順利,也看到一些很奇怪的現象,包括偷拆等等,讓人感覺都更似乎一事無成。現在推動的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也在大放容積獎勵。 我認為,這兩個條例面臨推動不下去的時候,不應以容積獎勵作為誘因,因為以過去經驗看來並非很有效,問題在於公共性與私有性,也就是產權保護。剛才很多人都提到,現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後面的獎勵,而在於整合過程,整合當然包括公共性與私有產權保護問題。